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熊丙奇发展教育首先要学会直面现实

2019-01-11 18:54:10

【编者按】本文作者熊丙奇,教育学者,博士,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高校校报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高校校报研究会理事长。为新京报、北京青年报、东方早报、南方都市报、深圳晶报、珠江晚报、现代教育报等报专栏作者。

本文首发于灯塔EDU,作者熊丙奇;由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你追求加内特、詹姆斯、科比、邓肯、霍华德……你不学习,连一张季前赛门票都买不起。”“你追求金泰熙、宋慧乔、全智贤……你不学习,全家搞一顿炸鸡啤酒你都要考虑考虑。”无锡市一位副校长在学校升旗仪式上的这段演讲震惊了学生,也震惊了不少友。

不少友认为这位校长的演讲太“雷人”,很多学生、家长也接受不了校长太物质、太功利,但不得不说,这名副校长只不过说出了当下很多学校办学的实情。

不同的是,其他学校踏踏实实做着应试教育,但高喊素质教育,大家对说一套做一套已经习以为常,不觉得有任何不妥,而对校长直截了当说学校正在做的,却接受不了。细细想想,谁更雷人?比这名校长演讲更雷人的是我国基础教育的应试教育现实困境。一方面,我们早已认识到应试教育的弊端,可是由于中高考制度一直采用单一的分数选拔学生,所以学校、老师、学生都被戴上沉重的枷锁。对于这种情况,不少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以口头素质教育来进行自我安慰,但学生却在应试教育中越陷越深。

多年前,笔者曾撰文指出,虚伪的素质教育比真实的应试教育更坏,前者实质还是在应试教育,同时还在对学生进行说谎的教育,助长了普遍的人格分裂。大家必须意识到,改变我国教育,必须直面现实,而不是对现实进行美化。对于这名副校长的话,大家更应引起深思,我国的教育与社会现实是不是如此?

另一方面,社会舆论总是处在纠结状态。每当学生们深陷应试教育,身心成长受到伤害,学校为了提高学生分数而推出变态的校规管理约束学生时,大家都呼吁改革评价体系,给学生自由的成长空间,可是,真要推进改革时,反对声四起,称目前的高考制度是的制度,分数公平是可靠的公平等等,大家并没有理性分析制度的弊端与改革的机制,也缺乏推进改革的勇气和耐心,甚至都想着自己的利益会不会受影响,于是教育的局面越来越糟糕。

对现实的教育,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了。我国目前各地都出现了超级中学,对于超级中学,家长追捧有加,可这些中学说到底,就是超级高考加工厂。还有,我国的幼儿园已经严重小学化,孩子们从幼儿园就开始准备高考,试问,有多少家长想的,不和这名副校长说的一样?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社会已经习惯一边高喊素质教育,一边进行应试教育,这反而麻痹神经,贻误改革——你指责学校是在应试教育,他们会回应我们一直在倡导素质教育。只有认清当前教育实质,大家才会有改革的紧迫性。只有切实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建立多元评价体系,才能把老师、学生、家长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

这方面,每个公民的改革自觉尤为重要。近年来,不少人反对高考改革,认为会制造新的不公平,可难以让人理解的是,高考改革是为增加学生的选择权,但大家却不在乎这一权利,另外,大家反对潜规则,同时也身体力行去参与,每年高考中都有高考招生诈骗,受害者都是相信有潜规则者。这种局面不改变,我国难有真正的教育改革。

对于这名副校长的话,荒谬的景象莫过于,大家会批评校长怎么说这样的话,而回头过来却对自己的孩子说:你不好好学习,今后扫大街去。整个社会,都在大声宣传“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等诸如此类观念。这样看来,今天的教育不就是功利教育、竞技教育、等级教育吗?

教育局长为“应试教育”站台:应试教育不是不得人的事情

日前,江苏连云港赣榆区教育局陆建国局长因为一次内部讲话的流出,而被推上了舆论浪尖。

他以妖魔化衡水中学事件为切入点,认为“应试教育”被污名化的同时,公开为“应试教育”站台:“我们党一向提倡实事求是,如果觉得是正确的事情,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为什么非要鬼鬼祟祟,偷偷摸摸?为什么非要说一套做一套?好像应试教育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番惊世骇俗的言论在教育圈骂声不少。

但他让我想起了达康书记——一个地方官员,敢于说话,敢于冒天下之大不;而且是一个教育官员,在拥护素质教育的前提下,敢于强调现实的环境与文化,为“应试教育”辩护。

陆局长的观点,应该说还是有一些瑕疵的,有些甚至是错误的。但,这些言论在遭到专家炮轰的同时,却受到底层家长的热捧,在我看来,主要原因是接地气,讲实话,敢担当。就冲着这一点,我们也应该为这类地方官员点赞!

而更重要的是,陆局长点出了近年教育改革中的两个重要问题:一个是实事求是;一个是不应以政治正确裹挟教育改革。

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是直接关联的。

“现在教育体制内,批评应试教育,反对应试教育,已经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很多教育系统内的领导、名校长、专家学者,在公开场合,如果不批评几句应试教育,就浑身痒痒,似乎一批应试教育,他的格局就大了,认识就上层次了。”类似的教育上的政治正确何止这些?快乐幸福,没有负担,成为一个教育上的政治正确,似乎西方的孩子们就是轻轻松松快乐幸福地学习,一个个就都有了创造力,都有了大出息。反过来,一旦讲合理负担,就是落后甚至野蛮的教育,“钱学森之问”也成为这类政治正确经常拿来消费的政治话术,似乎过重的学业负担摧毁了中国的人才培养。

于是,没有深究负担的根本来源,减负就成为中国十余年来教育主要的任务。有些地方政府甚至硬性规定下午三点放学,三年级以下不能布置书面作业……但却忘记了因为文化的差异,中国的父母对孩子都有着很高的期望,你这边减,我就想尽办法那边加起来,于是,减的结果之一就是孩子们都进了辅导班。“好未来”2017年第三财季收入大涨129.8%,学员增长74.6%,就是互联企业也无法赶上这样的增长速度!

时至今日,我们的专家舆论仍不能实事求是——承认中国文化特殊性的基础上,承认那些高期望的孩子负担必然会大大高于一般人。区别对待,给那些对自己有高期望的孩子与父母,一个合理的多学一点的常规渠道怎样就不行。

对待学生,只讲尊重赞赏个性,不讲规矩约束惩戒也成为一种政治正确。一味地娇宠、赞赏,没有惩戒的教育,让很多孩子没有了基本教养的同时,校园欺凌校园暴力频发,孩子们也变得更为脆弱。

考试选拔也被钉上了耻辱柱,恨不得在义务教育把考试选拔赶尽杀绝,宁愿以房,实际上就是以钱择校,也不能允许任何以分数以测试择校的机会出现。

还有,我们的专家舆论动辄就是芬兰挪威的教育如何,似乎这些才是王道,也成为一种政治正确,而忘记了我们处于什么发展阶段,犹如给一个还在温饱阶段的人大谈如何像皇帝那样生活学习一样荒诞。

诸如此类的教育政治正确不一而足,正是在这种所谓教育政治正确的舆论压力下,迫使我们一些教育改革与教育治理,脱离了实际,没有实事求是,没有注意到中国特殊的国情文化,没有注意中国社会治理体系的不同,也没有注意到中国社会的发展阶段,盲目地讲应该,照搬西方一些做法。一些教育治理措施昏招迭出,按下葫芦浮起瓢!

在现代社会,不仅在中国,政治正确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社会文化现象。但在中国的教育领域,这种现象非常突出。从观点上看,初衷都是追求美好的,但某些“专家”则是站在道德高地,盘踞理论高地,没有原则地讨好舆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是实事求是地推动中国教育的进步与改革。

中国教育发展到今天,减负、择校、应试教育等热点问题治理数十年,不仅没有好转,甚至有加剧之势,我们更需要反省找到背后的深刻的社会原因,实事求是,在借鉴别人的基础上,结合中国文化、中国国情,认清中国的发展阶段,制定出不完美,但有实效的改革措施,而不是被教育的政治正确绑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也需要多一些陆局长这类官员,能以人民的名义实事求是,走出中国特色的教育之路!

星力捕鱼游戏
电线电缆价格
五莲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