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文摘想起那些狼

2018-10-30 12:26:45

【文摘】想起那些狼

其时,我大约八九岁,只觉得山里的生活可比城市新奇有趣多了。有个村子叫沿川,几孔窑洞住着几户人家,零零碎碎挂在山坡上。每家窑洞顶壁上,都有一种动物生存,仿佛做伴似的。

如今想来,也是奇了,遍地野物,山中竟然没有猎户—淳朴的山民们,从来就把这些动物当作亲密邻居和平共处。在这山中,需要防范的生灵,就是狼。狼偷鸡偷猪的事时有发生。你可能认为狼偷鸡容易,偷猪就难了吧。其实狼偷猪更简单:它咬住猪的耳朵,再用尾巴鞭打猪的屁股,猪就乖乖跟着走了。

我上学路上也碰到过狼,不过正好有赶牲口的过来,响响地甩了两下鞭子,把狼吓跑了。后来又有一。学校和我们村,隔一座山。听村里人说,那山不大,这边上,那边下,小半天就到了。于是,两个小毛娃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谁知,到半山腰下起雨来,上到山顶,天就有些黑了,雨也更大了。下山时,天已黑得一丝亮光也没有。我们浑身发抖,是冷,也是吓的。我俩紧牵着手,谁也看不见谁,只听到彼此急促的喘息。雨水在山道上流成小溪,几乎是冲着我们往下走。我们滑倒又爬起,爬起又滑倒,后来就不爬起来了,索性坐在地上往下溜。

这时候,我们听到了狼嚎。一声悠长而凄厉的狼嚎,如同追魂索命的呼号,让人不由得头皮发麻。小章吓哭了,我也要哭了,可我还是捂紧了他的嘴,可不能哭,会引来狼的。这时候,我们已泥浆满身,鞋袜都不知丢在何处了,但我们还得走。

愈到沟底,狼嚎声便愈嘹亮。那已不是一狼的独嚎,而是群狼的此而嘶哑的叫声以及猫头鹰的怪叫。总之,山谷中所有的“居民”都兴奋起来了。而且,阵阵狼狐们的腥臊之气扑鼻而来,仿佛它们已来到身边。

到沟底后,我们还要蹚过山溪,才能进村。这时,漆黑的山谷中,忽然放亮起来,亮光来自两面的崖壁,疏疏密密,闪闪烁烁,比萤火虫更亮,比星光更冷。但既不是星,也不是萤,那是狼群和所有野兽的眼睛。我分明感觉到那无数野兽的眼睛,像道道乱射的手电光柱一般,直盯着山谷中蠕蠕而行的我们。新鲜美味的活食送上门来了。它们随时会直扑下来,争先恐后地把我们撕了。而我们只是继续赶路,两条腿机械地迈动,偶尔还抬头望望那满山谷色彩斑斓闪动不已的光点。那的确是我平生仅见的又恐怖又神秘又不无美丽的风景。

无机布防火卷帘门
汗蒸房加盟
丙纶防水卷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