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又到冬天

2018-09-15 11:59:32

翻着手中的日历,原来冬天又到了。我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那个冬天,有一个白衣姑娘从这个小城离开了,她走得很快,快得让所有人几乎都不知道她离开了。他走得也很慢,慢得我竟知道她走之前的每一天在干什么。

她说:“我喜欢白色。”我知道,从我见到她的天开始,她穿的都是白色衣服。“因为从小我妈跳楼了,我看见红色的血染红了白色的雪。”她的表情很淡漠,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可我明显从你的表情中看到了忧愁。别人都说你是怪脾气,可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坚强。你想做乔木,支撑起母亲灵魂的高度,你想做雪花,承载起母亲生命的重量。

想起你的种种往事,我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容。后知后觉,才发现那是你惯用的笑容,你的笑容总是淡淡的、浅浅的,配在你身上却毫无违和感。我认为深沉的爱,莫过于你离开之后,我将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走在大街上,雪花纷纷扬扬的飘下来,愈下愈大,来回奔跑的孩童你追我赶。走着走着,来到了我们的秘密基地。雪花打在松树上别有一番韵味。脑中浮现出陈毅的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突然,我发现了一个雪人。雪人上赫然有着两个字母“LW”,或许是别人堆的,只是碰巧那人也是“LW”,不过我更愿意归咎在你的身上。我蹲下来,在这个雪人旁又堆了一个雪人,在上面刻了“ZJJ”。

我爱的女孩,那时她没有白色的衣裙,没有及腰的长发,那是他曾裤子对我说她不曾快乐。请你一定要幸福!

这个冬天,因为一个雪人,我想起了你!

弹簧机配件
东莞智能读书机
三乡碧桂园140㎡以上户型图-中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